“公立园咱进不去,个体园咱进不起,在这儿至少有人给看着,收费还不高,挺好。”在哈尔滨南岗区白家堡一家幼儿园门前,记者遇到了一位来送孩子的山东王姓农民工,他对记者说,他也希望把孩子送到一所正规幼儿园去,但没办法,“要门路没门路,要钱也没有钱,只能在这儿将就一下了。”

在一些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由于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其子女无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如果对“黑园”光只打击,但还是无济于事。如果这些孩子能够公平地进入公立学校或优惠价幼儿园,有充足的学位,那些黑幼儿园也就没有了市场。

尽管相关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去缓解幼儿“入园难”问题,然而很多市民仍觉得幼儿园学位数量不足。去年,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开展了“幼儿园现状广州市民评价”专项民调,受访市民普遍反映,“入园难”主要由于目前服务好、收费低的公办幼儿园学位太少,只有极少数人读得上,大多数人不得不选择贵价的民办幼儿园。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提出要大力发展公立幼儿园,积极支持企事业单位举办幼儿园,采用政府购买措施来扶持民办幼儿园,在有条件的小学办学前班。

据了解,自去年起,新疆开始建立学前双语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障全疆农村各民族幼儿享受免费学前两年双语教育。目前,新疆幼儿园公用经费标准已提高至每年每名幼儿600元,伙食费提高至人均1000元,幼儿读本补助人均90元,并增加了人均120元取暖费。

  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专家都认为,解决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问题肯定不能是一蹴而就的,这需要一段时间,甚至是很长一段时间来解决。政策可以长时间等待,孩子的成长是否能够等待呢?

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倾斜,支持特殊教育,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让每个孩子都能成为有用之才。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今年9月,“二孩时代”将迎来首批入园潮。近日,广州各区公办幼儿园的电脑派位工作陆续完结,但由于今年学前教育报名人数增多,不少小区配套幼儿园,业主子女数超过计划招生数,不仅没有剩余学位面向社会电脑派位,业主子女也需要先进行电脑派位。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引发了更多担忧。一些无证幼儿园纷纷开张,虽然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办学条件不佳,但依然有家长送孩子就读。不少地区采取措施整顿无证幼儿园,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其中,安排5000万元,对城市公办、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给予资金支持。

  从第一次报道“小雨点”临近关门,到后来的租期延期一个月,再到现在的继续延期,“小雨点”有了一丝生的希望。但需要思考的是,在希望的地平线上,我们能否看到,农民工子女获得平等教育机会的曙光?(本报记者
张世光)

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生说,这类作坊式幼儿园目前介于于教育、工商两部门监管的灰色地带。教育部门认为,这类机构不在监管范围,因其不是办学机构,应该属于家政服务的性质;对于工商部门而言,这些机构大多没有注册,不属于培训机构。如果属家政服务,则应该是以家政公司的形式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但这类机构又不是公司。因此,无法监管。

公办园学位紧张,不少家长担心摇不上号。但其实除了公办幼儿园,还有民办普惠性幼儿园。但家长李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尽管家对面就有一所普惠性幼儿园,而距离她家最近的一所区属公办幼儿园就有两站公交车程的距离,但她还是选择报名参加区属公办幼儿园的电脑派位。“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李女士说,与民办幼儿园相比,公办幼儿园的管理和师资更有保障,另一方面,公办幼儿园比民办幼儿园每月的学费要便宜很多。

受访幼儿家长看重的其他因素还包括:设施完善环境好(45.2%)、费用合理(42.7%)、课程设计科学(42.6%)、与小学衔接(35.2%)、离家近(29.7%)、班额适中(23.6%)、公立(15.0%)和名气大(10.1)等。

在解决基层幼儿双语教师匮乏问题上,今年自治区将为2537名学前双语临聘教师给予工资、社保等工资性补助,以稳定基层学前双语教师队伍。

  这位官员解释说,“山寨幼儿园”是不在教育部门管理范围之内的,如果正规幼儿园出现问题,教育部门可以进行干预并予以行政处理,“‘山寨幼儿园’出现问题,教育部门没权管,其他部门可能因为‘山寨幼儿园’涉及教育问题而不愿意管,情况就复杂了。”

钟院生说,这类幼儿园至少存在三大隐患:一是交通安全。这类幼儿园没有规范的校车接送,有的就用小巴或中巴代替,事故风险增加;二是食品安全。这类幼儿园一般来说收费低于正规幼儿园,为了节省成本,很可能给孩子吃品质低劣的食品,而且相关的卫生条件没有经过卫生部门审核,标准不一,容易引发疾病;三是消防安全。这些幼儿园场地各异,有的在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的农民房,有的在破旧的居民小区,没有经过合乎标准的消防设施,一旦出现火情,后果难以想象。

多区扩园扩班增学位

调查显示,对于无证幼儿园,50.0%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管,36.3%的受访幼儿家长支持关,13.7%的受访幼儿家长回答不好说。

继2013年普惠性幼儿园认定之后,2014年自治区重点民生工程划拨8.1亿元专项资金,加大力度扶持城乡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缓解“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

  这期间,也曾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盯住这个“小雨点”持续关注?因为,作为工人日报记者,关注农民工的命运是我们的本职,为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奔波呐喊更是我们应尽之义务。

——十八大报告

为应对2019年的“入园”高峰,天河区将18个小区配套幼儿园场地开办成现有等级幼儿园的分园区,并将于今年9月正式开学,此举为天河增加3960个公办学前教育学位,实现在园幼儿学位数增幅54.6%。18所新开办的公办幼儿园园区分布于天河区全区13条街道,基本保证了每一条街道都有优质学前教育学位。

2014年《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2016年年初步建成以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为主体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

18日,记者从自治区教育厅了解到,今年8.1亿元专项资金主要用于支持扩大农村学前教育资源,支持公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及孤残幼儿、农民工随迁子女接受学前教育,解决“入园难”问题。

  “封掉这些‘山寨幼儿园’,大量的农民工子女无处安置,影响稳定,不封这些‘山寨幼儿园’,那就等于是在放纵‘黑幼儿园’的存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局官员在听了记者的讲述后表示,和农民工们一样,他也非常担心这些“山寨幼儿园”的孩子们,“如果一旦发生问题,在追究责任方面将出现非常大的麻烦。”

更多热点请关注华图网站,河北华图为各位考生进行河北省考的专业指导,敬请关注。祝各位考生顺利通过面试!

南都记者发现,其实广州各区都正在多措并举,增加公办幼儿园学位供给,以满足学前教育的需求。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指设立条件上、保育教育质量达到同类公办幼儿园水平,受政府委托或资助提供学前教育,执行同类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的民办幼儿园。当前,宁夏、云南、四川等18个省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扩大普惠性幼儿园覆盖面”“支持普惠性幼儿园发展”。

从2013年起,新疆开始认定普惠性幼儿园,其中乌鲁木齐2013年就认定了82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国家拿出870万元对这82所幼儿园进行补助。享受政府资金补贴后,幼儿园的新管理费每月不超过500元,孩子原来用塑料和帆布做的床换成了木质硬板床,粉刷教学班和修缮幼儿园铁栅栏也全部列入改造范围。

  然而记者在走访中看到,有的“山寨幼儿园”不分年龄大小,近30个孩子挤在一间昏暗的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这间屋子是教室,也是活动室、食堂、寝室。

广东省妇联法律服务中心律师王飙尘认为,黑幼儿园的出现体现了政府供应的缺失和不足,政府没有提供那么多正规的幼儿园,导致很多黑幼儿园就有了存在的市场和基础,这是公共资源不足造成的。

广雅幼儿园,孩子们在上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为孩子选一所合适的幼儿园,是家长最关心的事。南都记者谭庆驹

受访幼儿家长最支持哪类主体办幼儿园?调查显示,教育部门(75.9%)的支持率最高,其次是中小学(50.7%),接下来是街道和社区(43.5%)、用人单位(17.9%)和私人(7.1%)等。

此外,今年为逐步解决城市贫困家庭、进城务工人员、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园家长负担过重问题,还将安排1800万元,对城市公办幼儿园3万名家庭经济困难幼儿给予减免学费、生活补助;另安排7.44亿元保障农村地区学前双语幼儿园稳步发展,将全疆农村学前两年45万名在园幼儿全部纳入保障范围,给予公用经费、伙食、教材费、采暖、园舍维修等补助。

  6月3日上午,“小雨点”幼儿园似乎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已经到期并且延期续租一个月的房子可以再延期续租。

“托管机构目前没有认定性质,但是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托管机构针对的业务范围管理部门应该是属于教育机构,对消防、安全、师资等方面的要求都应该是严格的,需要有准入门槛和行业标准。”广州市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李素敏说。

采写:南都记者 叶斯茗

送孩子进幼儿园,75.8%的受访家长关注幼儿园证件是否齐全,也有12.4%的受访家长坦言不关注。

  从今年4月下旬到现在,本报持续关注了专收农民工子女的哈尔滨“小雨点”幼儿园的命运。

应该说,“黑园”火爆的确反证出政府对幼教市场的监管缺位。比如对幼儿教育的定位不明确。由于作坊式幼儿园往往以“托管”的名义,或以“早教班”、“兴趣班”的称谓面世,让其性质归属成为游走于“办学机构”与“家政服务”之间的模糊地带,直接导致教育部门与工商部门的“两不管”现象;二是对学前教育的立法滞后。尽管学前教育同属《教育法》规定的四个独立学制阶段,但相对于已出台的《义务教育法》、《职业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等类别性教育法规而言,唯有学前教育尚无独立的专门的法律来规范。“无法可依”的幼教难免会陷于监管不力的尴尬。

据悉,今年2019学年越秀区区属教育部门办幼儿园面向社会摇号计划数公布,20所区属幼儿园电脑摇号招生计划1456个。在电脑摇号前已被越秀区教育部门小区配套幼儿园确认录取幼儿85人,此类幼儿不再参加5月18日的电脑摇号。据了解,在越秀区7所小区配套幼儿园中,中六幼儿园计划招生3个班,共招75人,但报名的小区业主子女有164个。而黄花实验幼儿园今年计划招生两个班,共招50人,共有97名小区业主子女报名。由于业主子女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数,因此业主子女也需要参加摇号。

调查显示,送孩子进幼儿园,受访家长最看重的三个方面是校园安全管理到位(70.3%)、食品卫生有保障(68.2%)和老师是正规幼教专业毕业(64.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