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儿童不再成为网络世界“透明人”
家住江苏张家港的年轻妈妈孙女士,每当开学前后,就会隔三差五接到教育培训机构的“问候”。这些培训机构对她孩子的姓名、学校、年级等信息了如指掌,连推荐的课程都有针对性。同样,另一位年轻产妇丁女士今年刚生下宝宝不久,当地摄影馆的“骚扰电话”就频繁打进来,声称可以提供婴儿理发、制作胎毛笔、摄影等上门服务。
不管是孙女士还是丁女士,她们都对此现象感到担忧和害怕。她们疑惑,孩子的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
今年10月1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将正式实施。
据专家介绍,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儿童网络保护的立法,明确了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布、传播侵害儿童个人信息安全的信息,确定了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的具体原则,以及网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的监管职责。该规定填补了互联网时代儿童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空白。
儿童信息被牟利者视作“肥肉”
王玲大学毕业后进入张家港一家颇具规模的培训机构做前台行政工作。一次,她的丈夫秦某提到,有位老同学正筹备开培训机构,需要生源。出于同学情谊,王玲将其所在培训机构的6000多条学生个人信息发给了丈夫。这块“肥肉”果然很有油水,老同学拿到信息后通过有针对性的推销,获得了较大利润。经过举报和一系列调查,警方很快锁定了王玲夫妇。
90后王某在张家港市区经营一家婴童摄影会馆,他找到在张家港某医院任妇产科医生的朋友陈某,拜托她提供更多婴幼儿信息。陈某禁不住朋友恳求和利益诱惑,便通过医院内部网络,登录当地妇幼平台,获取全市孕妇及婴幼儿个人信息共计1000余条,信息中包括婴幼儿的出生信息、父母名字、电话、家庭住址等。
获得这些信息后,王某的市场一下就打开了。为了表示感谢,他给陈某支付了好处费数千元。之后王某被多名产妇举报,陈某也未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这只是相关案件的冰山一角。”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盛敏说,由于我国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起步较晚,对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尚缺乏专门的保护规定及机制,致使过度采集及使用儿童个人信息情况普遍存在。
不法分子用儿童信息威胁、诈骗家长
据盛敏介绍,让人担心的是,一旦不法分子用儿童信息威胁、诈骗家长,所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可估量,经济损失也不容小觑。
最近,一种在QQ上假冒学生的新骗术让很多家长中招。
今年上半年,张家港市的俞女士在QQ上收到一个加好友申请,打开一看申请者竟然写着女儿的名字。俞女士以为是女儿新注册的QQ号,就点击通过了。女儿说,学校邀请了名校教授来校进行数学等课程培训,自己想参加,须由家长联系学校王主任报名,还有半小时报名就截止了。俞女士立即添加了王主任的QQ,把1万元报名费转到了王主任提供的账户上。当天傍晚,俞女士打电话给女儿,说培训费交上了,女儿完全不知情,俞女士才意识到被骗。
检察机关在审查过程中发现,这个由吴某等3人组成的诈骗团伙通过黑客进入学校QQ群,非法获取学生及家长的姓名、QQ号等信息,在QQ上假扮学生与家长联系。该团伙共向400余名在校学生家长,以孩子名义发出QQ好友申请实施诈骗。山东、四川等多地均有学生家长受骗上当。
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起由于学生个人信息泄露而引发的诈骗案引起各方关注,儿童在网络上的信息安全,不仅关乎儿童个人的健康成长,更关乎家庭幸福和社会稳定,是一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必须用法律和制度予以保障。
用法律织密儿童网络信息安全保护网
近年来,各地儿童信息泄露事件屡见不鲜。在安徽,曾有大量新生儿住院视频出现在某视频网站上,画面里,“姓名”“年龄”“诊断病情”“入院日期”等信息一览无余;在山东,有人只需花3.2万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条1-5岁婴幼儿的信息,内容具体到每个家庭的门牌号……
儿童作为特殊群体,心智尚未成熟,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容易受侵害。
根据腾讯儿童发起的“儿童网络保护大调查”,对安全风险认知不足、过度上网、无意识卷入违法犯罪、泄露个人信息简介造成财产损失、接触有害信息、遭遇网络欺凌等已成为儿童上网时的八大风险。
如何有效保护儿童个人信息已成为一个世界性议题,许多国家专门对其进行了立法。2019年年初,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某短视频软件国际版“涉嫌非法收集13岁以下儿童信息”对其处以罚款570万美元。
以前,由于我国缺乏专门针对儿童信息保护的法律法规,儿童网上信息保护工作存在规定过于笼统、条款不切实际、处罚不到位等问题。
据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国内未成年人保护举措密集,成果颇丰。比如,《关于构建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合作框架协议》签署,《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儿童福利司设立,最高人民检察院设立第九检察厅专门从事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一号检察建议发布等。“这些举措在现实世界中织就了一张扎实的儿童保护网。”
该负责人还表示,不久后,国家将陆续颁布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未成年人互联网权益保护条例》,配合即将正式实施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儿童的个人信息将会真正得到全面的保护,国家将用法律织密儿童保护网,许给孩子一个美好未来。”

检察机关在审查过程中发现,这个诈骗团伙分工明确、手段狡猾。吴某等人利用非法获取的学生及家长姓名、QQ号等公民信息,在QQ上假扮学生与家长联系。

余姚市检察院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启动公益诉讼,以原有刑事案件证据为基本依托,立即补充调查收集证据,形成完整证据链。调查核实后,余姚市检察院先行与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磋商,就消费者个人信息和公民个人信息的内涵和范围等案件争议问题积极沟通协调。

随后,女儿表示生活费不够支付报名费,还想请妈妈帮她直接报名,并将组织培训的一个王主任QQ号码给她。她一再嘱咐妈妈,学校广播通知培训名额不多,下课后学校就会把名单上报,让她赶快联系王主任报名。

“此案是我院对公民个人信息等更广泛领域公益诉讼进行的首次有益探索。”余姚市检察院有关负责人说,余姚市检察院将加强同市场监督管理局、教育局以及电信管理部门的沟通协调,加大未成年人信息安全保护的宣传教育,让经营者和消费者了解法律规定,让学校落实监督教育职责,让有关行政部门加大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治理力度,推动检察监督、行政执法、校园教育等形成合力,共同筑起未成年人信息安全保护屏障。

当天傍晚,俞女士打电话给女儿,说培训费交上了。女儿却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情。反复核实之后,俞女士这才意识到被骗,于是立即报警。

□ 本报通讯员 俞旦

由于时间紧迫,过度紧张,她甚至几次都输错密码。直到对方通知账款已收到,她才舒了一口气。

“朱某某家长你好,我们这里是某某培训机构,您的孩子马上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有没有哪门学科需要补习一下,如果有需要可以来我们培训机构了解了解。”家住浙江省余姚市城东路的朱先生最近经常接到培训机构的推销电话,令他不堪其扰。更加令他疑惑的是,这些培训机构是如何收集到他家孩子的姓名、年级和自己的电话号码的?

据办案人员介绍,该团伙掌握了被骗学生身份信息,且其中犯罪嫌疑人陶某仍是在校学生,他们的骗局设计以及“角色”扮演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为从源头解决此类侵犯未成年人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问题,增强监督刚性,余姚市检察院还与市教育局就学生信息安全保护途径等问题进行会商研讨。

当前,“教育焦虑”成为中国家长通病。当孩子有了参加培训提升自我的机会,多数家长都会毫不犹豫全力支持。但很多家长想不到,家长倾力付出的心情,却被一些犯罪分子利用,成为骗人入局、实施诈骗的手段。

9月30日,余姚市检察院向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诉前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查处涉案培训机构利用非法收集的消费者个人信息进行营销的行为,同时联合教育行业主管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专项宣传、整治活动,以个案的整改推进行业规范整治。

警方通过收款方银行账户等线索,在海南将银行账户所有人陶某抓获,随后又根据案件线索,将同案犯罪嫌疑人李某、吴某、谢某抓获。

11月5日,余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余姚市教育局联合下发关于打击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违法行为专项执法行动的通知,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专项执法行动,依法查处教育培训机构、教育网站及教育App运营商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和各中小学校、幼儿园私自泄露学生个人信息的行为;开展广泛宣传,提高经营者守法经营意识,教育和引导广大消费者主动保护个人信息;全市各中小学和幼儿园将对学校学生信息安全工作进行自查;市场监管部门和教育部门还将对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的教育培训机构联合开展行政约谈,直至吊销办学许可证,被查处的单位及个人将建立经营异常名录和“黑名单”。目前,相关排摸检查正在进行中。

相关文章